新税务改革-商业利息开支限制

posted Jul 13, 2018, 6:55 PM by John Ye

2018年开始执行的减税和就业法Tax Cuts And Jobs Act - TCJA)是美国30年来最大的一次税法改革。新法律反映了一系列的商业净减税政策但是,我们都知道,所有的减税政策肯定有需要从财政上考虑赤字的问题。如果没有相对的税收资源补助,光靠减税来带动经济在短期的执行上是很难照顾国库和财政上的需要。因此,TCJA税法改革中有一个法案是用来补救预算赤字的可能,目的在于减少商业利息开支的有用程度,从而间接地增加税收的补助。Limitation on the deduction of net business interest expense - 商业利息开支限制就是该法案。

税法改革前,商业利息开支限制的用法主要是用于打击美国公司付到境外股东的商业利息开支。一般来说,境外股东可以享有普通债主应该得到的利息。但是,如果太多利息开支同时减低美国公司的税务责任,而避免到分红利益需要交的第二次交税,所谓双重课税的美国税务系统就会受到躲避。所以,税法163(j)有对这种商业利息开支有约束。该法立定每年的商业利息开支不能超过商业收益的50%。多余的利息开支只能推迟到来年再用。

税法改革后,商业利息开支限制有了新的做法。首先,美国公司毛利润按集团总计算来说如果不高于$25MM,可以不受限制。第二,美国公司的商业利息开支不管是付给谁,都一事同人。第三,商业利息开支的上限有减缩,从原来的商业收益的50%降低到30%。总的来说,新的商业利息开支限制的用法主要是用在大公司的业务上。它的用法不再是针对境外的股东躲避双重课税的负担,因为税法改革后,公司税率由原来的35%降低到21%了。新的商业利息开支限制针对的是大公司相对付的税务就不高,如果它们不交多一点的税,又享有新降低后的公司税率,对国库收入是不利的。不过稍微不同的是,该法案对房地产的业务有一点放松。如果房地产商选择放慢房产的折旧速度,房地产商可以享有该法案的豁免。

由此看来,房地产的业者需要注意如何分析该法案的应用。税法改革前,房地产的业者一般注重于房产的折旧上。这是因为房地产投资的税务有特别的优惠。举个例子,如果陈先生买到一栋商业楼,每年的收入在房产折旧前为0,等于没有税务的不同。但是,在房产折旧后,如果每年有$30万的亏损,个人的商业亏损可以用于个人收入的减税上。如果这$30万的亏损按37%的税率来算,价值会等于是每年$11.1万。如果这栋商业楼市价没有任何变动,过了10年后,再卖出的时候,可以说有需要为$300万的增值交税。这时后,优惠在于增值的税率是20%。等于是$60万。大家可以看到,如果陈先生每年得到$11.1万的税务好处,10年的总值是$111万。十年后,陈先生只需要付回$60万,等于在十年中,每年有$4.1万的免税收入。这就是为什么投资房地产有背后的税务好处。

税法改革后,房地产的业者需要平衡为了能够享有该法案的豁免,而不得不放弃一点房产折旧上的好处。这是因为税法改革后,个人和公司的商业亏损利用程度都有被减低。如果折旧本身就有相当的商业亏损,再加上太多的商业利息开支的话,等于制造不必要的商业亏损。同时,如果分析不对,为了保守一点,而选了该法案的豁免,在生意好的情况下,往往又不再能充分利用折旧上的好处。如果是公司的商业利息,分析上应该注重应否取重于避免双重课税的负担,还是担心太多的不必要的商业亏损。因为税法改革后,商业亏损能用的上限只有是商业收益的80%.

由此看来,税法改革后,商业利息开支限制对大公司和房地产的业者来说是一些不少的烦扰。如果计划得好,其影响的程度还是可以相对降低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