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税务改革-有限生意亏损和开销限制

posted Jun 26, 2018, 6:06 PM by John Ye

2018年开始执行的减税和就业法Tax Cuts And Jobs Act - TCJA)是美国30年来最大的一次税法改革。新法律反映了一系列的商业净减税政策但是,我们都知道,所有的减税政策肯定有需要从财政上考虑赤字的问题。如果没有相对的税收资源补助,光靠减税来带动经济在短期的执行上是很难照顾国库和财政上的需要。因此,TCJA税法改革中有一些法案是用来补救预算赤字的事实,目的在于减少某些纳税人能享用的亏损和开销和其中的有用程度,从而间接地增加税收的补贴。针对的这些纳税人应该是初期的创业者和投资者,可以说不会打击到社会的大众或已经上了轨道的事业。以下我们来了解其中两个做法:1 Loss limitation rules - 有限生意亏损 2 Suspension of miscellaneous itemized deductions subject to the 2% of AGI floor -不允许杂费逐项扣除。

税法改革前,业主的营业亏损应该是普通收入中的一部分。如果业主有其它的收入,如薪水,利息等,普通收入的净额可以是营业亏损加上其它的收入而并算。除此之外,如果业主有其它的增值收入,如股票投资,房地产买卖效益等等,普通收入的亏损还可以用来减资产收入税,而成为当年收入税的计算部分。税法改革后,业主的营业亏损上限只能有$250,000(夫妇并合报税$500,000)的当年认可。当年用不完的营业亏损年后成为Net Operating Loss-净经营亏损, 留到以后用。

举个例子,陈先生是一位单身的公司高管,年薪$300,000。另外,当年的利息收入是$10,000,投资增值收入$150,000。同时,陈先生独资创立了一个软件开发的个人公司。由于创业的初期都是开发成本高,业务开发费用昂贵,而且还没有足够的客户,当年的业务有$500,000的亏损。税法改革前,陈先生当年的总收入是$300,000+$10,000+$150,000-$500,000= -$40,000,税务应该是$0税法改革后,陈先生当年的总收入是$300,000+$10,000+$150,000-$250,000= $210,000, 税务应该是$ 44,700左右。由此看来,陈先生除了进账不及付出外,当年还要交税。还好,陈先生当年用不完的$250,000净经营亏损可以拿到下一年用,但是时间的价值已经失去了不少,而且净经营亏损还不一定能百分百的用得上。这是因为税法改革后,净经营亏损的用量限制在当年普通收入的80%。除非陈先生下一年有业务的突破,不然净经营亏损还是有可能减轻不了多少税务。

由此看来,类似陈先生这种刚起步的创业者,正是因为税法改革的减税,为了保证国库的收支平衡,而被迫先交多一点的税。例外,陈先生的创业不一定能成功,所以从政策的角度来看,政府不一定很重视陈先生的税务困境。

我们下来继续探讨不允许杂费逐项扣除的税法修正。所谓的不允许杂费逐项扣除指的是以前个人报税上能报销的一些杂费不再可能报销了,如投资手续费,投资地产的地税,地产借贷的利息等。税法改革前,只要杂费高于预算收入的2%,这些杂费一般都可以用来减税。但是税法改革和减税后的近期国库的收支平衡成为问题,而不得不暂时2025前停止这些杂费的扣除。如果投资者花的这些杂费是为了决定以后开发房地产,而不只是短期过渡的开支需要,我建议你们按税法266的选项,立下开发房地产的目标。如果有了开发房地产的证明,这些杂费可以算是房地产的开发费用,而不会浪费掉。这种开发费用算法一定要有专业的账目整理才能到达政府对开发费用的承认。

由此看来,税法改革后,有限生意亏损和开销限制对创业者和投资者来说是一些不少的烦扰。如果计划得好,其影响的程度还是可以相对降低的。

Comments